恶法的改变,不可能来自于法律制定者的觉悟,只有遇到底层的反抗,才有可能。

用最通俗的话来概括“消极的自由”,那么就是免于被强制;而“积极自由”,就是无所顾忌的去实现自己的意志。

没有自由的理念,就没有自由的行动;没有自由的行动,就没有保卫自由的立宪者挺身而出,建立以保护人权为基础的自由国家。

正如爱因斯坦所说,“国家是为人而设立,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。” 爱因斯坦的这句话,今天被刻在德国政府大楼上。德国人相信:国家应当是人民的保护者,而人民不应当是国家的奴隶。2005 年被德国命名为“爱因斯坦年”,纪念在纳粹德国期间逃亡的爱因斯坦。

自由国家不会从天而降,民族国家更不是自由的前提条件。在不自由的民族国家,人民丧失一切自由。不仅丧失正常的言论自由,甚至丧失“不言论的自由”。

《论语》泰伯篇中,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话。子曰:“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。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。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,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。”

标签: 经济

已有 2 条评论

  1. 刘

    前几日来这儿看到了你写的关于爱情的一段话,说的很好。今天再来 还想看看 发现找不到了。能发个我一下吗

  2. 刘

    我的邮箱[email protected]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