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 剪贴板 下的文章

在广州,见了一个一直在这里打拼的高中同学。聊起生活节奏,他反而感觉生活在广州很幸福。

因为他去过上海,他觉得无论是房价,生活成本,还是生活节奏,广州都比上海要低得多,慢得多。

幸福与贫富无关,与内心相连。

幸福就是,我饿了,看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,那他就比我幸福。
我冷了,看别人穿了一件厚棉袄,那他就比我幸福。
我想上茅房,就一个坑,你蹲那了,你就比我幸福。
就像《遥远的救世主》里说的一句话:一只生活在井底的青蛙,一直非常的快乐。可是自从有一天,它爬到井口,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。然后又跌入了井底,从此便陷入了痛苦之中。

所以,快与慢,只是一种感觉,幸福与否,也只是一种感觉。

作者:似是而非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8510362/answer/385814635
来源:知乎

恶法的改变,不可能来自于法律制定者的觉悟,只有遇到底层的反抗,才有可能。

用最通俗的话来概括“消极的自由”,那么就是免于被强制;而“积极自由”,就是无所顾忌的去实现自己的意志。

没有自由的理念,就没有自由的行动;没有自由的行动,就没有保卫自由的立宪者挺身而出,建立以保护人权为基础的自由国家。

正如爱因斯坦所说,“国家是为人而设立,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。” 爱因斯坦的这句话,今天被刻在德国政府大楼上。德国人相信:国家应当是人民的保护者,而人民不应当是国家的奴隶。2005 年被德国命名为“爱因斯坦年”,纪念在纳粹德国期间逃亡的爱因斯坦。

自由国家不会从天而降,民族国家更不是自由的前提条件。在不自由的民族国家,人民丧失一切自由。不仅丧失正常的言论自由,甚至丧失“不言论的自由”。

《论语》泰伯篇中,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话。子曰:“笃信好学,守死善道。危邦不入,乱邦不居。天下有道则见,无道则隐。邦有道,贫且贱焉,耻也,邦无道,富且贵焉,耻也。”

SHTF生存问答:长期SHTF生存的第一手报告

SHTFPlan.com的Mac Slavo最近在论坛里编辑贴出了Chris Kitze发布在Before Its News的帖子。原帖在生存者论坛里,是一个叫塞尔克的人1992年间波斯尼亚危机中与其家庭长期SHTF状态下生存的第一手报告。许多论坛成员问了塞尔 克各种各样的问题,后者很热情的回答了。本文是对这些问答的的编辑本。

在这个梗概里,塞尔克描述了他如何在一个没有电力,燃油或燃料,自来水,食物分配,传统商业,的城市里生活了一年的。他们的货币已经全无用处,也 没有警察或政府,街道被匪徒和暴力所统治。他,他的家庭,以及社区所采用的生存策略是:保持警惕,为了生存重新考虑哪些才是最重要的。虽然这是一篇很长的 文章,但考虑到文中这位生存下来的人所提供的大量宝贵知识,我还是强烈推荐本文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你想要的往往不是你真正需要的
这话一点不假
总有那么一个时刻
每个年轻人都面临着重要的选择
是选择安逸的生活
还是独当一面
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危险
然而没有挑战的生命
注定无人喝彩

母亲给了我们生命和温暖的童年
而只有阅历才能让我们真正的成长
前路或许有面目狰狞的敌人
也有意想不到的转折
如果够幸运
你一定会趋吉避凶
在奔跑中度过非凡的一生